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资讯中心 >

纹胎瓷-瓷中君子

作者:pokerstars官网下载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18 06:39

  旅行到河南焦作,始知古城郊外的当阳峪窑,就是绞胎瓷的原创地。绞胎瓷,稀世罕见,一直被中外收藏界视古瓷佼佼者之“瓷中君子”。

  无论在北京故宫,还是台北故宫,旅人想看钧、汝、官瓷,不难,想看绞胎瓷,确很难。迄今,仅存约六十余件唐宋遗品,尽悉被收藏在国内外顶级博物馆内,成为中国瓷器里的稀世珍宝!

  旅人一行踏上豫西南之焦作厚土,才知道其下辖修武县,原为黄帝所封陶正(主管制陶之官职)宁封子之诞生地,是华夏陶瓷文化根源所在。

  阅读中国陶瓷历史,非得走近去,才看得真切些。当阳峪窑群,驰名世界,含有修武窑、怀庆窑、河内窑,这些遗址座落在修武县西村乡当阳峪村,离市区仅三公里。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,只要稍懂些中国古陶瓷的人,都知道当阳峪窑,特别是诞生于斯的绞胎瓷。

  绞胎瓷,亦称“绞泥”、“搅胎瓷”、“透花瓷”。由拉胚、彩绘、涂釉、雕刻、镂空、捏制、型塑而成,入窑后,经匠人精调火焰、火候、火温,才能获得釉料色彩之美妙变化,尽达极致。

  行家说,绞胎“不过尺”,其实并不是窑工不想过尺,而是黑、白或褐、白等两种或多种不同的呈色胎泥,因泥性不同,一经相绞,融为一体,入火一烧后,就会崩裂,极难烧成大型物件。它虽不算官窑御制之瓷,烧制难度确比钧、汝、官窑都更难!

  唐代陶瓷,公认有三大突破:绞胎、唐三彩和釉下彩绘。初现唐代的绞胎瓷,在当阳峪窑火烧制中,升华到巅峰。能工巧匠们冲脱了隋、唐以前单调青白两色瓷的藩篱,深入到胎骨里去“釉下彩绘”,昭示出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孜孜追求。北宋时,程筠(景德镇官瓷监制官)由衷赞赏:“当阳铜药真奇器,巧匠陶钓尤精致。三日不余方可热,开时光彩真奇异。铜色如朱白如玉”。由此可知当年当阳峪瓷技艺之精美,堪称绝世佳品。

  当阳峪窑绞胎瓷,绝妙就绝妙在涂抹透明薄釉烧制前,先要把两种或更多不同颜色的瓷土,相绞而拉成瓷胚,产生变化无穷的纹理,呈现出木纹、鸟羽纹、云纹、流水纹,或为自然纹,或为编花纹。自然纹中,云纹、流水,行云流水,大漠孤烟,一派国画大写意的韻致。编花纹中羽毛、团花、菱花,美丽得变幻无穷,神秘而典雅。

  人们评价绞胎瓷:“白如雪、红如朱、绿如翠、薄如纸、明如镜、聲如磬、花如锦、凝如脂、润如玉”。构思奇巧,变化万千的纹理,只有相似,没有相同,独特的纹理结构和色彩变化,使其成为诸瓷之中的佼佼者!

  绞胎瓷,诚如其突然涌现于世一般,却又红颜薄命。自北宋靖康之变后,随着北宋战乱、金兵入侵,当阳峪窑火衰退,至元时绝迹,古瓷竟悄然逝灭在历史风煙中。目前,仅存约六十余件唐宋遗品,尽悉被收藏在国内外顶级博物馆内,成为中国瓷器里的稀世珍宝!

  考古学家陈万里勘查当阳峪古窑口后说“总之,当阳峪窑的作品,向来是不为人们所重视的,如此一个重要窑场群,竟被忽略了。我以为,黄河以北,除了曲阳之定、临汝之汝以外,没有一处可与当阳峪相媲美”。

  记得,去年拜谒大英博物馆,倘详在众多精美藏品中,也只能寻觅到一两件唐初古朴典雅的绞胎瓷。要想亲眼目睹剩下的几十件绞胎古瓷,也只能去大都会、波士顿、剑桥、佛利尔、维多利亚、故宫博物馆去寻觅了。

  “花纹出胎骨、天然去雕饰”。北宋范仲淹、欧阳修等热捧绞胎瓷的“君子之风”,全因每一件绞胎瓷精品的纹饰无一相同,犹如黑、白构成的围棋一样,弈棋者不可能下出两盘一模一样的棋局,每一件绞胎瓷绝无“复盘”的相同!

  当我在遗址博物馆里,细细端详几片绞胎瓷断面时,一眼看到瓷器内部,“绞”出来的绝妙纹路,虽变幻无穷,却与外部形色浑然一体。这种独有的表里如一、内外相通,正是古时文人雅士所追求的“绚烂之极归于平淡”情怀,渴望至极的一种平淡悠远、自然天成的美境。难怪,苏轼初次拜访老丈人时,送的就是自己到当阳峪古窑定制的绞胎瓷。

  落梅虽惊风、淡淡悠如菊。绞胎瓷,恰如高风亮节、肃肃如松的君子。悠久岁月,会让它美丽纹饰变得斑驳,但永远不会被磨蚀的,却是它内在胎体与不灭的风骨。

  孟子有篇:“君子本色,表里如一”。绞胎瓷,因其蕴含独特的表里如一,被誉称“瓷中君子”,每一件绞胎瓷,因纹饰不尽相同,被诠释为“君子和而不同”的中国文人墨客的君子情怀。它,传达出对君子本色的尊敬和赞美。无论从技法上表现的表里如一,还是审美上凸显的淡美素雅,深深烙印出“仁义礼智跟于心”的君子品味,透过艺术表现形式的多样性,和谐自然完美诠释了“其色也睟然”之真君子气概。

  “人中有君子,瓷中有绞胎”。当阳峪的绞胎瓷,绞泥而成瓷面上,有黑有白,有阴有阳,还无形中暗合着悠久的中国传统哲学:一个人的生命本质,是一种由内而外发出的东西,诚如绞胎瓷,由胎而生、表里如一,恐怕这正是做人做事最高之境界。倘若上升到思想、哲学或宗教、信仰等精神层面,当阳峪绞胎瓷,将两种质性互异的东西经绞合体,无疑其追求的是一种天然自成的精神和谐完美。

  中国瓷,最高的境界,不是雅,也不是俗,应该是两者兼有,雅俗共赏的艺术境界。“一瓷一境界”。 面对绞胎瓷的一件作品,旅人真正感受到,一件件美丽的艺术作品,无不源自自然天成的能工巧匠之手。他们为求突破藩篱,从自然中寻求必然,触发自己的灵感,在“偶得”里画龙点睛,让灵感与自然的融合,始能散发出持久的艺术魅力。

  绞胎瓷,诞生于民间,朴素的乡土文化,给其灌注入一种“道法自然”的神韵,在纷繁躁动的世俗世界中,豁达随心的创作,充满亦真亦幻的艺术感染力,达成了自然天成的至高精神境界。

  它让旅人感悟到,最原始的艺术,是最美的艺术,最本质的艺术,最真的艺术。当阳峪窑“绞”出来的艺术,从内到外,从外至内,本色自然、古朴端庄、野韵悠长,却美到极致。这幸许,就是上苍赠予人类的一份最美好的文化神品吧!

pokerstars官网下载
上一篇:瓷中三昧德化白瓷手工西施壶羊脂玉陶瓷素烧功     下一篇:当乾隆皇帝 “邂逅”路易十六